月亮视频.apk

月亮视频.apk古溪认真向爸妈解释,说话前,组织了一下语言,总算让爸妈了解了这一箱药剂的来处。

“这是你老师的好意,任老师大概不仅仅只是高级药剂师了吧!”

自家闺女运气真好!

前有药剂‘大师’的精神力老师,据说身后流派在政府中人脉不凡,关照他们一家不说,还拿出这般珍稀的药剂。

后面又来了位他们只曾在某些书籍资料中听闻过的传说人物。

传说中的强者啊!

有了这样的两位老师,女儿的未来完全不用他们担心了,实力的提升和道路的选择,还有历练中的经历,听着就让人震惊,只能也努力提升自己,不给孩子们的未来拖太大后腿。

至少,别太让他们担心安全问题。

夫妻俩感慨中,也同意了马上服下药剂的说法。

毕竟这玩意太珍稀了,女儿不在家的情况下,放在家里哪里他们都不放心,最好的解决办法,就是喝了它。

先用通讯器处理了一下工作上的安排。

两人直接坐到底楼的白玉色兽皮沙发上,靠着沙发背,放松了一下自己,古爸手中拿着这支有价也买不到的药剂,总担心自己一不小心就将它洒了或打碎了。

短发mm的黑白性感

“那我喝了,觉醒时间不长吧?”

古爸边说边自然的开启瓶封,咕哝一下,就将空瓶又抖了几抖,放到了沙发旁的茶几上。

“分段式模拟自然觉醒,第一次沉睡时间不长。”

古溪按书中的内容背了一句告诉古爸。

古妈也拿着手上的药剂瓶多看了几眼,惆怅了一小会儿,也直接喝了药剂,“总觉得挺浪费的,不过,我闺女这么厉害,妈妈也就不小家子气了,当年,你外公费尽心力也只弄到一支极品和两支上品...”

咦?外公曾经弄到过极品觉醒药剂。

那妈妈和舅舅怎么明显没有觉醒精神力啊?难道外公弄到手的是假货?

“那支极品药剂呢?”看到爸妈一脸放松,躺在沙发上似睡非睡的样子,古溪好奇的追问了一句。

“自然是让给小月了,我们体术上的资质都没她好......”

古妈眼皮都闭上了,嘴里喃喃了一句。

“小月是谁啊?”

古溪听得莫明其妙,极品药剂也能让人吗?妈妈和舅舅可真大气啊,不过,两人都服用了上品药剂还没有觉醒精神力,这精神力方面的潜力还真的有点...

咳,可能还有别的原因。

古溪不觉得自家爸妈资质会有多差,不然,二哥的资质怎么会这么好,大哥其实也挺不错,特别是,大家的战斗天赋都很强,包括舅舅在内。

舅舅的故事中,他就在别人的挑衅战斗中干掉了明面实力比他强的情敌。

之后一路战斗受追杀,还是等到了外公的救援...

古溪脑子里念头纷纷,但面前的爸妈都不知什么时侯完全迈入了梦乡,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只眉目舒展,似乎正在做个好梦。

在他们躺睡沙发的对面,古溪坐着等待。

落地窗外的阳光,小心翼翼的洒进安静的客厅,斑斓的光点在爸妈沉睡的脸上跳跃,古溪眉眼平和无波,眼睛扫过窗外,享受这家中的温馨和安宁感。

发了一会儿呆,闲不住的古溪开始一一进行需要做的事。

给任老师发信,讲药剂已收到了。

问侯一下老师此刻的情况,还有,古溪犹豫了一下,还是将蓝禹师兄的事,包括她上次从某‘神棍’处得到的一点消息,发出询问了一句。

就算安排了二号去救援,但找的人话,总是人多更方便吧。

古溪是准备到了时间,也去跑一趟的。

............

任天化与师兄一块,正在北地的某处野外疾速赶路,坐在小型的飞行器上,路上风景云朵快速向后闪去。

“怎么了?收到好消息了吗?人找到了?”

师经业眼角瞅到师弟似乎突然有些好转的情绪,扫了一眼自己毫无动静的通讯器,有些奇怪。

最近师弟情绪明显不佳啊!

关于蓝禹师侄的事,目前是七星山的流派任务之一。

因为某些人的不要脸,明面上通过调解协商取消了通缉,但背地里,却进行了加强版的地下追杀,让七星山的众位一阵恶心和愤怒。

地下追杀没有证据,不能指向某些人。

所以,在再次协商无解的情况下,有着七星山上众长老的支持偏向,再加上他们老师的坚持,快速下达了一个高酬劳的救援任务。

不得不说,一个流派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。

通过很多特殊的追寻办法,虽然还不知道人的具体所在,但所往方向,却是大概确定了。

“不,是小溪...你对她说了小禹的事?”

任天化缓和的眉眼一下子锐利了起来,盯着师经业,让他不怎么自在的侧了侧头。

“咳,我不是想着,有那位在吗?”

“...以后不要这么做了,她现在的重点是修炼提升,不能将心思放在太多杂事上。”手心手背都是肉,任天化眼神有些复杂,再次将信息查看了一遍,闭眼想了想,开口道:

“换个方向,我们朝百丈原这条路,走...再向...”

“小溪给的消息?”

“对!”

“好吧,相信她,那一位就算隐修中,只稍稍露一点触角,也比我们蒙头蒙脑的瞎找来得强,万里寻踪术居然都不怎么好使了...”

“总是有些特殊地段能隔绝这些密术...”

任天化喃喃了一句,眼神中带着希冀,他其实挺矛盾的,既希望因为小徒弟的原因,让大徒弟得以保全,又担心因此影响到小徒弟。

不过,有了小溪的提醒,他到反应过来。

为什么流派内施展的‘万里寻踪术’居然找不到人,也由此能确定小禹的真实所在地点,这一点对他们最为重要。

“通知其他人吗?”

“只通知老师,其他人...等我们到了再通知...”

“你对流派内的人不放心?”师经业有点惊讶,随后又有些了然,“也是,这地下追杀任务上挂的报酬太诱人了一点,那位毕竟是位药剂大师,以防万一的话...”

“呵...又不是只有他能挂任务!”

任天化眼神冷冷的回了一句。

“...老师不是说,这事让他来解决吗?让你专心炼药或提升自己,老师可是拼尽了老命的给你找异植资源,你...”

任天化眼眸暗了暗,收敛了一下情绪道:“放心。”

师经业:“......”你越说我越不放心了!

这事没完!

师经业心中闪过一个明确的认知,总觉得自家师弟像是一颗随时会爆炸的晶石爆炸,让他一时心中提心掉胆的。

嗖!

干脆加快了飞行器的速度,向着目标方向前进,精神力在通讯器上,跟老师快速的传递着信息,通知目标地点...